搜狐网站
母婴频道 > 母婴新闻

支教女教师曾代孕诈骗 后寻求救赎被判缓刑(图)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张蕾
2010年10月11日08:05

  案外解读

  人工代孕尚处灰色地带

  在本案中,查理作为受害人曾提到,在美国代孕是合法的,所以他便简单认为在中国也是合法的。

  记者了解到,在我国,尚没有明确的法律来约束、规范“代孕”行为,只有卫生部2001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文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但这部法规只是针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并没有法律约束力,也无法规范代孕市场。

  在中国,互联网上的搜索数据表明,有上百家代孕中介网站存在。他们称自己为“爱心志愿者”,却收取着高额的代孕费。在商业、伦理和法律之间,代孕中介尚处于灰色地带。

  有律师认为,代孕是违法的,违反了民法的公序良俗原则,所以由此签订的代孕合同(协议)是无效的。但因为刑法没有明确规定此罪名,故根据罪刑法定原则,代孕不会受到刑法追究。

  记者专访

  支教改变了我的人生观

  9日下午,记者拨通了倩倩的手机,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倩倩告诉记者,她现在亦庄的租住地,但拒绝记者去见她:“对我来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能挺过来真的挺不容易的。”

  记者问起她支教时的经历。倩倩说支教的经历带给了她很多人生感悟,改变了她的人生观,更让她懂得“幸福其实很简单”。

  于是,从支教的话题谈起,倩倩渐渐放松了戒备,开始在电话中和记者聊起了她的心路历程,声音缓慢而安静。

  生活中一直很迷茫

  倩倩告诉记者,她一直把祝某当朋友,但却逐渐发现自己遇人不淑。祝某总是以各种借口跟她借钱,还打着她的名义去跟周围的朋友借钱。代孕的事被她戳穿后,祝某也因欠了很多钱消失了。“那段时间,所有借过钱给祝某的人都来找我,威胁我。我每天都能接到这样的电话。我觉得祝某挺过分的,连朋友都骗,也觉得挺没劲,就去了深圳。”

  倩倩说,作为朋友祝某伤害了她的感情,但她也做了错事,伤害了查理的感情。到深圳后,倩倩经朋友介绍做了医疗器械的销售主管,底薪加提成每月过万。“但我一直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有时在想,钱真的这么重要吗?后来我想想,其实钱也没有那么重要。”

  认为深圳的生活过于压抑,半年后,在迷茫中周旋的倩倩放弃了深圳的高薪,再一次回到北京,试图寻求救赎,找到自己的活着的方向。

  成为一名支教教师

  在北京,倩倩找到了一份能养活自己的文秘工作,月薪1500元。

  谈起走上支教之路的原因,倩倩说:“其实我一直都有去山区支教的想法,但我一直在问自己,北京的繁华我割舍得下吗?”对查理的内疚和对祝某的失望,终于坚定了倩倩离开这里去山区支教的信念。

  于是,她开始上网寻找有关支教的信息,并在网上报了名。“那些地方很缺老师,只要是大专以上学历,有时间,能负担自己的路费和日常生活开销,就能成为一名支教教师。” 倩倩说。

  今年4月下旬,倩倩自己花钱坐飞机到了成都,再坐长途大巴到凉山州木里县城,然后又几经辗转来到一所山区小学。

  学校是土砖房,没有手机信号,要走20分钟的路程挑水,每天晚上只有两个小时供电。学校有30多名学生,算上她有4个老师,只分两个年级,每天4点多下课。倩倩教授三年级学生语文,与另一名支教女教师一起住在学校里。

  在当支教教师的一个多月里,倩倩没有洗过澡,只能用凉水擦身子。生活异常简单,几乎没有什么花费。

  我得到的东西更多

  “我到这所山区小学支教,带给他们的远远没有他们带给我的东西多。我只是去教那里的孩子读书、识字,但是他们却改变了我的人生观。”

  “在北京每个人都很孤独,都把自己的心锁起来;在那里虽然贫穷,但他们人都很好,人与人之间可以分享。他们每个人脸上的笑容是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见不到的。”说到这里时,记者从倩倩电话里的语气中,听出了不一样的神采。

  支教的日子虽苦,但倩倩每天都过得很快乐。每天下课后,她就跟村民的小孩玩耍;她挑水拎不动时,学生就帮她一起挑;一个不够年龄的小孩去她班上旁听,每天都装点菜带给她;她和村民一起去上山挖虫草,她走路慢,村民故意放慢脚步等她,还帮她拎东西。

  倩倩说,她每天都感受着村民的纯朴和善良,让她渐渐懂得“幸福其实很简单”:“只要饿了能吃上饭,困了能睡个好觉,最好是有热水可以洗澡。在这里的人很容易有满足感。”

  我要完成支教生涯

  倩倩的支教经历使她遇到了很多好心人。他们没有因为倩倩的诈骗行为而排斥她,反而选择了接纳她。倩倩说没有他们的帮助,她也许撑不到现在。

  事发后,看守所的所长、管教对她特别照顾。取保候审后,倩倩仍回到在北京的单位继续秘书工作,老板得知她的情况,不仅愿意接受她,并且给了她很多帮助。四川山区小学的校长也跟倩倩说,欢迎她随时回到学校继续当老师。

  对于缓刑4年的判决,倩倩表示愿意接受,不想再争辩,因为她的确做过错事。她准备等到祝某是否上诉的决定出来后,处理完这边的所有事情,回老家给父亲和哥哥一个交待,然后继续去山区小学完成自己的支教生涯。

  “等到一两年的支教期到了以后,也许将来我会选择留在那里。”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雪)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