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疫情后的孩子正变“笨”?芝大儿科教授说,当下正需要父母激发孩子的潜能

原标题:疫情后的孩子正变“笨”?芝大儿科教授说,当下正需要父母激发孩子的潜能

看点 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疫情正对孩子产生着深远的影响。在这个一切都不确定的大环境下,我们该如何帮助孩子,为他们创造一个激发潜能的环境呢?也许在芝加哥医学中心外科和儿科教授达娜·萨斯金德的最新研究中,我们能得到更多的启发。

支持外滩君,请进入公众号主页面“星标”我们,从此“不失联”。

文丨Luna 编丨lulu

疫情后出生的孩子,可能正在变“笨”。

这不是营销号的危言耸听,而是布朗大学的研究结果。研究人员发现,和疫情以前出生的婴儿相比,现在的宝宝和看护人的口头交流变少,宝宝说话也变少了。

而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外科和儿科教授达娜·萨斯金德,在多年的调查研究中发现,孩子们之间的成就差距甚至最早在三岁以前就定下了基调,说话少的孩子今后的阅读水平、思维能力可能都会落后。

达娜·萨斯金德

或许可以用达娜曾经一个小患者米歇尔的故事来说明。作为一位人工耳蜗的专家,达娜曾相信只要让耳聋的孩子们能够“恢复”听力,就能改变人生。但是来自不富裕家庭的米歇尔,2岁就植入人工耳蜗,到了3年级,仍然无法用说话或手语流利地交流,阅读能力还停留在幼儿园水平。

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男孩扎克。扎克的父母从发现儿子耳聋到植入人工耳蜗以后,自始自终都积极地和儿子说话,让他感受说话时喉咙的震动,甚至还自学手语和儿子交流。后来,扎克的阅读能力和普通孩子没有差别。

“虽然人工耳蜗可以赋予孩子们听力,但如果脱离了语言环境,即便安装了也是徒劳。”达娜有些后知后觉地感受了米歇尔和扎克的不同。

但她很快就发现,同样的成就差异还在普通孩子身上重现。尤其是疫情以后,被疲惫、焦虑困扰的父母,不知不觉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和孩子说话了。孩子大脑发育最活跃的时期,却缺少了足够的刺激。

对于年龄更大的孩子来说,受损失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认知能力。原本可以从和父母的聊天中,建立对数学、自然科学等学科的语言基底,但低落、紧张的生活环境时不时地在阻碍他们学好新的内容。

在达娜看来,更重要的问题不在于孩子是不是要“赢在起跑线”,而是孩子的潜能能不能被尽可能地激发出来。特别是在当下疫情还纠缠不休的时候,给孩子创造一个激发潜能的环境,是父母们的当务之急。

“听见”并不等同于“听懂”,

丰富的对话是孩子最需要的

达娜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外科和儿科教授,也是TMW早期学习中心联合主任,TMW表示Thirty Million Words(三千万单词)。

这来源于80年代的一项调查,高经济水平家庭的孩子到四岁时,会比来自贫困家庭的同龄人多掌握三千万个单词。虽然近年来也有学者认为这个数量有些夸大其词,但不可否认的是,早期语言环境对孩子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尤其是父母的语言。

工作中的达娜

这和大脑的发育过程息息相关。在差不多3岁时,大脑会经历一次“大洗牌”:因为大脑无法无限地存储学到的内容,所以会按照重要程度,保留或消除一些神经连接。而大脑的判断标准很简单:经常刺激和使用的神经连接就是重要的。

斯坦福教授安妮·弗纳尔德(Anne Fernald)认为,孩子在“大洗牌”之前如果能在丰富的语言环境中生活,那将大大提高日后的语言处理速度,也就是“学会”一个词的速度。反之,则会在语言学习上遇到一个阻碍,尤其是外语学习。

自疫情开始,人们往往觉得口罩让孩子不能看到大人的表情,从而影响了他们的语言发展。其实不然,真正影响语言能力的是,戴上口罩以后,人们的寡言少语

此外,达娜在研究中还发现,早期在双语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不管是语言能力还是非语言能力都会得到加强。

已经有研究发现,早期在双语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大脑的敏感期将会延长,也就是说,孩子有更长时间来接受语言的刺激,并且在神经连接中保留下来。虽然在一开始,双语的孩子可能说话速度会更慢,但其实这是他们大脑正在加强训练。

比如在西班牙语-英语的双语环境中,一说到苹果,孩子们的大脑会同时激活“manzana”和“apple”(分别是西班牙语和英语中苹果的词),然后大脑会根据情况选择其中一个说法。几乎每个词大脑都需要做判断,为了不出差错,大脑一开始不得不放慢语速。

在这样的训练之下,双语儿童大脑的灰质在成长过程中减少得也比单语儿童要少,这意味着他们的大脑留下了更多学习的痕迹。

近来疫情反复,有些地区又不得不采用网课的形式,孩子们的活动范围又变小了。这时候,其实父母可以利用双语的动画或者视频丰富语境。看视频并不总是坏的,关键在于父母要跟着孩子一起看,一起说,多和孩子讨论看的内容。互动中的交流才真实有效。

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教授尼姆·托特纳姆(Nim Tottenham)曾说:“丰富的语言环境就像氧气。当你拥有它的时候,你觉得理所当然,当你没有它的时候,你才会意识到它是如此重要。”

控制“自然”反应的能力,

是提升学习能力的关键

除了语言环境能够影响孩子的整体认知水平,大脑的“抑制控制” 功能也和孩子学业成就直接相关。这意味着孩子能够在面对问题时控制住自己的“自然”反应,包括不乱发脾气,抵制诱惑等等。

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詹姆斯·赫克曼(James Heckman)认为,这种能力是决定孩子学业成就的重要因素,因为它意味着人监控自身行为的能力,如果在这方面有所欠缺,那就算是成年人也很难获得成功。

在TikTok上被疯狂模仿的“不吃糖挑战”就是家长锻炼孩子抑制控制能力的例子。

“不吃糖挑战”源自大名鼎鼎的斯坦福“棉花糖实验”,卡戴珊的妹妹凯莉·詹纳(Kylie Jenner)把一碗M&M巧克力豆放在三岁女儿斯托米(Stormi)面前,并答应女儿如果能在她去洗手间的期间都不吃的话,就给她另外三颗糖果。斯托米盯着碗看了50秒,在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开始唱歌鼓励自己:“耐心…耐心…耐心”并成功等到妈妈回来。

而苏联心理学家利维·维果茨基(Lev Vygotsy)的一个说法则更形象地说明了这项能力的关键之处:要让孩子从“环境的奴隶”转变为“自我行为的主人”。

值得注意的是,抑制控制的能力和大脑中对压力敏感的区域相关,只会在感到安全、放松时得到培养。而一旦面对高压力,大脑就会启动“防御系统”,释放肾上腺素,消耗大量能量来逃跑或战斗。

什么是高压力?诸如殴打这种人身威胁肯定算。还有语言带来的心理威胁,这一点经常被忽略。

比如疫情网课期间,往往是亲子关系不断爆发大小矛盾的时候。父母高声对孩子说“别吵!”“好好上课!”这种紧张气氛下命令性的话语,孩子或许会立刻按父母说的做,但是停下的只是这个动作,做这个动作的习惯还没有被真正“停止”。

更糟糕的是,这还可能严重削弱孩子进行抽象学习的能力,甚至是学习字母表和“一加一等于二”这种最基础的知识。

抑制控制能力不足的孩子不仅自身的学习会受到影响,还会给周围的同学带来困扰。

等孩子从网课恢复到在校学习,如果孩子的理智不能让自己安静下来,就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在学习上,那学业成绩自然就差了。而其他孩子的学习,也会因为这些“不安静”“表现差”的孩子的扰乱行为受到影响。

父母要做好孩子的“大脑建筑师”,

激发孩子的潜能

脑科学的研究成果使得达娜注意到,要尽可能充分地激发孩子的潜能,就不能懒散地等到孩子上学再关心他们的大脑。孩子们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就在努力接受各种各样的语言信息了。

为了创建丰富的语言环境,达娜和团队制定了一套“3T原则”谈话法,但她每次都没有一开始就为接受指导的家庭列出行动指南。相反,她总是坚持父母要先树立起坚定的信念,不仅要相信孩子大脑的可塑性,更是要尽量清除一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刻板印象”。

就在今年,芝加哥大学TMW中心还收录了一项跟踪调查了10多年的研究报告。研究发现,中学时女孩们更倾向于选择非STEM专业,而追溯到3年级,那时女孩就在英语语言上比男孩有更多优势。

研究团队发现,在调查的900多个家庭中,女孩的父母很明显比男孩的父母对自己的孩子更有信心。3-5岁的女孩们日常中的语言交流和赞赏更多,更好的抑制控制能力进一步让她们获得了更好的成绩。到了中学,她们也更倾向于选择自己学得好的非STEM科目。不过,也许父母关于数学的交流较少,没有在数学上显露优势的女孩对STEM科目则有些畏手畏脚。

从这个研究就能看出,父母的信念能够对孩子产生怎样潜移默化的影响。而随着研究的深入,达娜向家长推行的“3T”也增加了一个,变成了四个原则

1. 共情关注(Tune in)

简单来说,共情关注要求父母有意识地去观察孩子在关注什么,等到时机成熟,再和孩子谈论它

而疫情之下,父母更是要学会给孩子创造说话的机会。比如,不得不呆在家里的时候,可以把家里的包装袋换成透明的,这样可以很好地激发低龄孩子的好奇心。当他们对袋子里的东西产生了兴趣,那对话自然就发生了。有条件的时候,可以鼓励孩子多和社区里其他的孩子交朋友,一起玩耍。

很多父母担心孩子小时候只能坚持“三分钟热度”,学习效果不好。但达娜强调,新神经连接形成需要耗费很多能量,这可能是孩子只能坚持“三分钟”的原因。对低龄的孩子来说,只要父母开口了,大脑受到了有效的刺激,就有效果。

2. 充分沟通(Talk more)

充分沟通来源于词汇量差距的启发,丰富的语言环境重在“丰富”。从最开始带孩子多观察身边的事物,来学习不同的词汇,到后来甚至可以扩展到一些学科相关的内容。

一项针对一年级的实验表明,600名一年级的孩子在和父母共读了一学年的数学故事以后,比没有这段经历的孩子相比,数学能力有了显著提高。更有意思的是,那些一开始就对数学感到焦虑的父母,他们孩子的提升最为明显。

实验中使用的“睡前数学”(Bedtime Math)应用程序其实很简单,只是对一年级的孩子来说有些问题需要一点点思考。比如一个章鱼使用防水相机的故事后面,让孩子们思考“你和章鱼谁的手臂更多?”仅仅是这样简单的交流,就能产生巨大的改变。

3. 轮流谈话(Take turns)

轮流谈话是达娜最看重的一点。曾有研究表明,轮流谈话式交流更多的孩子,脑中的关键语言区域更多地被激活。甚至谈话的次数比家庭收入的影响更明显,孩子们在词汇和语法方面的进步更快。

也就是说,即使孩子被外界的逆境包围,但如果有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依旧可以缓冲很多对大脑的不利影响。

不过,轮流谈话有个关键点,那就是锻炼孩子去表达的想法。经历了疫情的孩子,不用担心他们没有内容可谈,有时候,疫情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又或者可以从孩子的感受出发,这样的交流也给了孩子一个情绪的出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跟妈妈说说,你觉得自己‘无聊’‘寂寞’具体是什么感觉?”“每天呆在家里,你觉得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

4. 关掉电子屏(Turn it off)

虽然前面3个T已经为父母提供了一份行动指南,但是达娜发现,如果有个问题不解决,就很可能功亏一篑。那就是减少电子屏的侵扰。

华盛顿大学言语和听力科学教授帕特丽夏曾做过一个实验,一组九个月大的婴儿一直听真人说普通话,另一组一直听DVD的普通话。结果显示,听DVD的那组虽然注意力更高,但是他们不仅没学会多少普通话,甚至还不如另一组听真人讲英文的婴儿。

很多人比较容易理解电子屏对孩子的伤害:五彩缤纷的画面很容易吸引孩子的注意力,但是却缺少互动。其实,电子屏对父母的影响也是如此,沉迷电子屏的父母相当于缺位了。更有效利用电子屏的方法,就是像前面说的,父母跟着孩子共同学习,补足互动这一环。

所以,达娜说,没有天生聪慧的孩子,他们的才能源自其善于沟通的父母。达娜的研究至今还在继续, “三岁前是大脑可塑性最强的阶段,” 达娜说,“但大脑的可塑性是一生都存在的。”对于疫情后的父母和孩子来说,未来依旧可期。

达娜在新书《Parent Nation》中记录了哈齐姆的故事:

他是第一位获得久负盛名的罗德奖学金的社区大学毕业生。他小时候家庭贫困,还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母亲虽然要为生计奔波,却尽力改善孩子们的教育环境,为他们找了一所校风宽容但治学严谨的学校,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学校被鼓励保持好奇心和批判性思维。

哈齐姆的童年说不上有多好,更不要提丰富的语言环境。但是母亲的信念却让他难忘:“虽然我们没有充足的物质资源,但她总是让我们觉得,如果我们有想要的东西,那我们会得到的,即使不能马上得到,教育机会尤其如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