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有一种坚守叫“护佑生命”!记者现场直击医院一线

原标题:有一种坚守叫“护佑生命”!记者现场直击医院一线

有一种坚守叫“护佑生命”!记者现场直击医院一线

农历新年第一天零时46分,一妇婴浦东院区住院部二楼产房,医院第一个兔宝宝降生了!

兔爸爸刘先生一直守候在兔妈妈胡女士身边,看到小女婴美丽的面庞,他非常激动:“知道预产期就在年三十的时候,我们就商量好了孩子的名字,除夕生就叫除夕,初一生就叫初一!”妈妈说话中气十足,她说:“我家大宝是个哥哥,新年里我家儿女双全,凑了一个‘好’字!”

当日产房夜班组长是蔡春瑜,她也是满面春风,脚步轻快:“刚刚又生了一个!我这个班里大概率要生6个以上!”除夕值夜班累不累?苦不苦?她爽朗地笑了:“看到小宝宝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们产房每天都要出生几十个小宝宝,孩子出生又不管你要不要过年,我们早就习惯了!”蔡春瑜在产房里工作了24年,她今天的搭档顾倩是27年,成千上万个宝宝在她们一声声的“非常好非常好!很棒很棒!”鼓励声中出生,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喜悦与期待。

与此同时,4公里外的仁济医院东院外科大楼5楼,一名高高瘦瘦的男生正在低声跟护士长戴倩低语着。小赵是上海人,家住杨浦区,他父亲64岁,“我爸爸妈妈年纪很大了才生的我,他们非常疼爱我,我们一家人关系非常亲密。”小赵说,爸爸5年前生了肠癌,开过两刀,化疗16次,“这次他开始并不重,发烧也只有37度多,后来就不对了,我们叫了‘120’,急救医生说我爸爸病情很重,要送到仁济才行。”

小赵说,那是12月29日,仁济急诊排着长队,连脚都站不下,可是,分诊护士立刻就接待了他们,在抢救室里待了两天,迅速转进了外科病房。“我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戴倩姐姐,她非常耐心地回答我的问题;后来,我发现每一个医生、护士,哪怕是在奔跑中,只要我们问他们,他们都会停下脚步,耐心地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要怎么做。”老赵病情危重,一度转进ICU,十多天时间父子不能见面,可是,小赵并不担心,他说:“我们家的人很亲密,我在这里就感觉医生和护士就跟我的家人一样。”

戴倩也是90后,却已经去过“雷神山”、支援过上海公卫中心,抗疫三年,她只有2021年是在家里过年。她所在的骨科,由于大多数是择期手术,平常过年住院病人只有十几个,今年却有几十个,仅仅测血糖用的毛糖针,一天就要用掉200多根。不过,戴倩仍然在笑,她说:“除夕当天我们病区就有7个人出院,最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新的一年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外科5楼病区由全科医护接管,当天当值的医生是全科副主任医师蔡华杰,他也去过“雷神山”,并在周浦医院成为定点医院时跟着副院长张继东去“战斗”过。蔡医生所在的科室不在浦东,这一次却连续“作战”在浦东的急诊、病房,他说:“我亲眼看见疫情高峰是怎么过去的,曙光已经到来了,新的一年里一定会更好!”

文字:张琪

摄影:张琪 郑峰

编辑:吴婷

* 转载请注明来自浦东发布官方微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上海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