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儿童成长陪伴师引热议,“高质量陪娃”的新选择?

不用坐班打卡、月薪轻松过万?近日,儿童成长陪伴师这一职业在社交媒体火了。儿童成长陪伴师在网络上有这样的解释:主打一个“陪伴”——陪孩子学习、运动、玩耍,并在陪伴中观察孩子的习惯,进而进行引导调整。

据了解,从业者学历大多在本科及以上,不少人是留学生,或从幼师、教培行业转行。有受访者称,在一些经济较发达城市地区,该职业普遍月薪在1万元以上,部分甚至能达到4万元一个月。选择一位有教育职业经历的陪伴师陪伴孩子成长,逐渐成为一些职场父母的新选择。

儿童成长陪伴师的出现,反映了现代社会中家庭对于教育和陪伴的重视。很多父母在抚育孩童时,不仅在物质方面尽可能丰富,在精神方面也同样重视。在多重身份的加持下,职场与育儿的平衡常常成为家庭的困扰。可以说,“高质量陪娃”正在成为职场父母的隐形刚需。也正因此,不少家庭会通过聘请陪伴师来弥补这份亲子之间的空缺。

一些家庭会根据需求选择高学历、有留学经历的陪伴师,以此为儿童创造英文教育环境。也有人将重点放在性格开朗,或是会做饭、会开车等技能特质上,希望孩子在得到陪伴的基础上也得到更好地照顾,而这也恰恰凸显了“儿童成长陪伴师”的定位模糊不清的问题。

“儿童成长陪伴师”显然不等同于家政保姆,但很多雇主将其混淆,希望陪伴师同时负责一部分家务劳动。同时,成长陪伴师也不能成为学科教育的“幌子”,比起“家庭教师”,他们应该更像孩子的伙伴,为孩子提供更多的情感支持。由此看来,作为网络热门的新职业,儿童成长陪伴师并不像社交媒体中包装的那样“钱多事少”,它能否稳定发展,成为大众所习惯并接纳的职业,仍有许多问题亟须解决。

比如,儿童成长陪伴师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从业者应该具备一系列专业素质和个人品质,包括知识水平、沟通技巧、心理学知识、责任感、安全意识等等。然而准入门槛高的同时,如果缺乏可以衡量的职业标准体系和考核标准,职业的未来发展难免受到制约。不少新闻中也提及,相关中介机构薪酬标准不一,薪资、社保等一系列涉及求职者权益的问题未能得到解决。

对于新兴起的陪伴经济,专业化趋势是行业发展的必然选择。相关报告显示,2025年左右,陪伴经济的市场规模有可能达到400亿至500亿元。任何一个职业想要持续发展,都需具有共识性的行业准则,遵循可衡量的标准,这也是对从业者权益的一种保障。如此,新兴职业方能在传统赛道之外站稳脚跟,满足人们日益多变的需求。

当然,在行业发展之外,还需明确的是,即便雇用了儿童陪伴师,父母也不能完全卸下自己的责任。父母的角色和影响是无可替代的,他们不仅是孩子的养育者,更是孩子的情感支柱和人生导师。尽管外部资源和帮助可以提供支持,但父母的参与对孩子来说依然是至关重要的。

来源:光明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