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母婴

如何与小姑娘沟通

2013年06月28日 作者:丽莎·布鲁姆
分享:

上个周末我去朋友家吃晚饭,第一次见到了她五岁的女儿。

小玛雅有一头卷曲的褐色头发,小鹿般黑色眼睛,穿着闪亮的粉红色睡衣可爱极了。我想尖叫,“玛雅,你真是太可爱了!看看你!转个圈,穿着那件有褶饰边的睡衣像模特一样展示,美极了!”

但是我没有,打消了自己的念头。遇到小女孩的时候我总是强忍着,克制着自己的那些告诉她们是如何可爱、漂亮、美、得体、指甲修剪整齐、头发打理好的冲动。

可那有什么错?在我们的文化标准里,那是和小女孩交流的开题话,难道不是吗?为什么不给她们真诚的问候来提升她们的自尊呢?说实在的,因为她们实在太可爱了,我遇见她们的时候只想瞬间爆发出来。

有这种想法的话,请稍等。

这个星期ABC新闻报道,3-6岁的小女孩中有将近一半担心她们胖了。在我的书《思考:女人坦诚的聊天能够在这个呆板的世界更聪明》里,我揭露,12岁以下的15%-18%的女孩子现在定期地涂睫毛膏、画眼线和涂口红,进食障碍上升了,自尊心下降了,25%的年轻美国女人更想赢得全美超模大赛,而不是诺贝尔和平奖。甚至成功的女大学生想要火辣而不是聪明。一位迈阿密妈妈在整容手术中死了,留下了两个孩子。这些事情还会发生,也在撕咬我的心。

教导女孩子她们的容貌是你最先注意到的,那么就是告诉她们容貌比其他的一切都重要,这会让她们从5岁开始节食,11岁开始粉底霜,17岁隆胸术,23岁肉毒素。我们的文化必备中女孩子要火辣,“随时保持火辣”(译注:原文为“24/7”,即一个星期七天全天24小时,本人认为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因而意译为“随时”)也已经成为新的标准,美国女人也越来越不开心。什么东西遗失了?是生活的意义、观点、阅读、思考价值以及造诣。

这就是我强迫自己像下面那样和小女孩沟通原因。

“玛雅,”我说,蹲到和她差不多高,看着她的眼睛,“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她说道,训练有素、彬彬有礼的,和大人交谈的好女孩的声音。

“那么,你最近在读什么书呢?”我问道,眨着眼睛。我爱书,为书着迷,所以会提到。

她的眼睛睁大了,然后老练的礼貌的面部表情显露出对这个话题是真的兴奋。尽管她停了一会儿,是对我这个陌生人有点小害羞。

“我喜欢书,”我说,“你呢?”

大多数小孩也是。

“我也是,”她说道。“现在我都能自己读了!”

“哇,了不起!”我说道,对五岁的人来说也确实是。玛雅,你暂时撇掉那些坏自我吧。

“你最喜欢的书是什么?“我问道。

“我去拿!我可以给你读吗?”

玛雅挑了本《Purplicious 》,对我来说是本新书,玛雅在沙发上紧偎着我,骄傲地大声读着每一个字,书是有关一位我们喜欢粉红色的,但是又受着学校里一群只穿黑色的女孩的作弄的女英雄的。唉,这是有关女孩子和她们穿着的,以及她们的服装选择决定了她们的身份认同的书。但是玛雅合上最后一页的时候,我引导对话深入到书中的主题:低劣的女孩和同龄人压力和不合群。我告诉她世上我最喜欢的颜色是绿色,因为我爱自然,她也被说服了。

我们一次也没有讨论衣服,或头发,或身体,或谁漂亮。令人惊讶的是要把这些话题远离小女孩是多么的困难,但是我很顽固。

我告诉她我写了一本书,希望她有一天也能写一本。她对这个想法简直兴奋。玛雅要上床睡觉的时候我们都很难过,但是我告诉她下次选另外一本书,我们一起读,一起讨论。天哪,那让她太紧张而不能入睡,她从床上下来好几次,兴奋不已。

所以,文化的一丁点儿对立就会发送错误信息给女孩子。一次重视女性大脑的微微推进,一次短暂的故意的角色扮演。我和玛雅的几分钟会改变数百亿美元的整容产业,贬低女性的真人秀,我们的名人狂文化吗?不会。但是至少在那个晚上我确实改变了玛雅的视角。

下次你遇到小女孩的时候可以试一下。她开始时可能会惊讶和不确定,因为很少有人问她的想法,但是请耐心,继续做。问问她,她在读什么书,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为什么。没有错误的答案。你只是引起一场尊重她的大脑的聪明对话。对于大一点的女孩子,问问他们最近的事件议题:污染、战争、学校预算削减。世界上有什么烦扰着她?如果她有魔棒的话她会如何解决?你可能会得到一些有趣的答案。告诉她你的想法、本领和你最喜爱的书。给她做个榜样,看看一个思考的女性是说什么和做什么的。

在Tiwtter和Facebook上让我知道你得到的回答。

一次一个小女孩,这是在改变世界。

转自:译言,译者:Daisyyu

戴耀华

资深育儿专家

苏小妹

蒙氏教育专家

周洲

CCTV少儿频道著名主持人

兰海

青少年教育专家

李钊

儿童美术教育专家

黄红梅

中医学博士

儿童健康营养专家

徐凡

儿童心理学专家

《父母必读》杂志前任主编

梁田

搜狐母婴频道副主编

侯伟

儿童艺术教育实践者

沈佳慧

旅游、亲子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