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母婴

《冰雪奇缘》—— 接纳自己才有能力爱别人

欧德张 2014年03月05日
分享:

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最新作品《冰雪奇缘》自北美上映以来,在票房和口碑上捷报频传,目前,影片已经夺下金球奖最佳动画,横扫“动画界奥斯卡”10项提名,全球票房已突破7.65亿美元——几乎早早就预订了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的席位。

从题材上说,《冰雪奇缘》再塑了迪士尼的经典传统:改编自安徒生童话、以公主为主角,以大团圆结局收场。但影片却用一项项数据说明:这不仅是对传统的回归,更是一次颠覆。《冰雪奇缘》已经在大洋彼岸创造了无数奇迹。在电影上映之前,我们不妨再一睹它的各项“神迹”,用图解的形式去观察一下《冰雪奇缘》留下了多少纪录、悬念和话题。

《冰雪奇缘》似乎是在讲一个姐妹情的故事,也可以说是一个女性的自我成长、觉醒和救赎的故事。站在心理学的角度,究竟是什么促成了似乎被魔法诅咒的姐姐艾莎的觉醒。

影片的结尾,给出了答案,爱,真爱。是妹妹的爱让姐姐的爱苏醒,最后姐姐用自己的爱救活了被冰冻的妹妹,控制住了自己所拥有的冰封的法力。老美总爱用这种大而空泛的概念总结全片,听多了看多了似乎是挺让人厌倦的。如果我们得到答案仍旧不满足,仍旧要追问:是怎样的爱,爱又如何能让冰封解冻?顺着这些追问寻觅下去,也许会发现藏匿在剧情中,细节中一个更丰满,更具体,更真切的答案。

如果说爱就能让魔法得到控制,那觉醒前的姐姐难道不爱妹妹吗?她难道不是因为爱妹妹,怕妹妹被伤害才把自己紧紧锁住,把自己放逐到荒野,甚至拒绝妹妹热切的寻找吗?这种“爱”,难道不是“真爱”吗?为什么这种“爱”会让局面一步又一步地恶化呢?

这种“爱”,也是“爱”,但这“爱”极不纯粹,其中掺杂了太多太多的“恐惧”。影片开头不久的一段唱也点明了“恐惧”是姐姐艾莎最大的敌人。

这种“恐惧”为何会成为姐姐最大的敌人?为什么怀着这种恐惧的爱会让本来美丽的魔法能力把自己的生活搞砸?当然要从姐姐的“童年阴影”说起。

姐姐的“童年阴影”是小时候一件应激性创伤事件:当她用自己的魔法和妹妹一起在自己营造的冰雪世界玩得正嗨时,不小心让妹妹受了重伤,险些丧命。虽然经过地精的治疗,妹妹还是好了起来,但姐姐的魔法能力从此被视为不祥,先是父母把姐姐隔离起来,而后等父母去世时,姐姐也仍旧不出来与妹妹相聚。禁锢的力量逐渐从外在转向了内在,这是比有形枷锁更加厉害的心锁,姐姐就这样把自己心灵和身体都囚禁起来。

“自己的魔法能力会伤害别人,尤其是自己最亲的人”,这次严重的事件足以让姐姐产生这样一个顽固的观念。这个固化的观念,或者说叫“幼儿决断”就这样鬼魅般地跟随着姐姐,这个不停在她耳边响起的“咒语”让她无法接纳自己,更无法接纳自己的魔法能力。而她越是无法接纳自己,无法接纳这个魔法能力,这个魔法能力就越是不听她使唤,越是要搞出一些危机事端。这就是所谓“怕什么来什么”的负向吸引力法则。

心中怀有强烈恐惧的人,是无法去真正爱别人的,因为虽然这恐惧由爱而起(佛家语: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然而一旦主要成分变成了恐惧,人就会把注意力放在“恐惧”这个点上,而根本没有精力去爱。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许多父母,担心孩子身体,担心孩子学习,担心孩子品行,很多时候越担心哪方面,孩子就偏在哪方面出问题,出了问题之后就越发担心,然后就这样担心复担心地恶性循环下去,这其实跟姐姐担心自己的魔法会伤害到妹妹,而却越担心越伤害不是一个道理吗?

你在不停地担心害怕,心中只装着自己的恐惧,有没有真正去倾听过对方的感受,了解过对方的心理需求?没有这些倾听,没有这些了解,又哪里谈得上真正的“爱”呢?也许你会说,看着他的表现,我自己心里一把火,哪还有闲心倾听他!这真是对极了,心中被恐惧占满(很多时候恐惧会升级成愤怒)的人,的确没有能力倾听别人,因为恐惧中充满了不接纳,不接纳孩子的行为,不接纳自己有这样一个孩子,归根结底,不接纳自己是这样的父母,所以没有能力去爱孩子。

不接纳自己的人始终是紧张的,戒备的,影片中姐姐在被妹妹的订婚事件激怒前,就是这个状态,而在此之后,姐姐有了一次全然的释放,大肆实施自己的魔法并把自己放逐到荒野之中,用冰雪给自己建造了一个晶莹的城堡,这时候她有一大段貌似“解放”“轻松”的独白唱段。看上去这时候的姐姐似乎是“接纳”自己了,不仅因为她心态显得轻松,也因为她对自己曾经视为不祥之物的魔法放开了禁锢,开始尽情施展。那么这时候的姐姐,是真的“接纳”了自己吗?

仍然不是。这时候的姐姐之所以“轻松”,之所以“放肆”,是因为她远离人群,远离妹妹。这表明,她仍然认为自己是伤人的,害人的,只是此时的她暂时找到一种防御自己伤害别人的方式,那就是自我隔离。所以好像看上去,她能够既不影响别人,也不憋屈自己,而实际上,她既没有让王国化冻,自己也仍旧承受着孤独寂寞。她的心中的恐惧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深重,就像王国的风雪愈来愈烈一样。

最后让姐姐真正放下恐惧的是妹妹为她挺身挡刀最后化为冰雕。为什么妹妹的这个举动有让姐姐放下恐惧的力量?这就要说到姐姐恐惧的根源,也就是姐姐对妹妹的内疚和担心背后还有什么?是对不被爱,被抛弃的恐惧。因为当年自己的过失,姐姐开始了被隔离的生活,这种被隔离的生活,实质上会给姐姐一种“被抛弃”的感受,她在担心自己会伤害到妹妹的同时,也会担心妹妹因此而憎惧自己,那么与其到时候被妹妹的爱“抛弃”,不如自己先主动隔离妹妹的爱,也就是“抛弃”妹妹的爱。而当她看到妹妹拼了性命也要来保护自己的时候,她终于醒悟到,妹妹对自己的爱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这种真正的爱,给了姐姐巨大的安全感,让她知道自己无论怎样都会被妹妹接纳,所以她也有能量放下心中的恐惧,开始真正接纳自己。另外,当妹妹化为冰雕,她以为真正失去了妹妹的时候,长期以来对妹妹的担心和恐惧也因为对象的消失而消失,取而代之是纯粹的爱,这就是在片中具有“起死回生”功效的“真爱”。一旦姐姐放下了心中的恐惧,就有力量全心全意释放出“真爱”,让妹妹和全国的封冻消失;而一旦她接纳自己的魔力,便更有力量掌控它,把它从凶狠的“恶魔”变为顽皮的“精灵”。

全片中的冰雪环境非常富有象征意味,英文片名“FROZEN”(意为“冰封”)实在比中文片名涵义深厚太多。这“冰封”既象征着人类的尤其是女性(因为冰本为柔弱之水,成冰又无比坚硬)的攻击性,又象征着自我界限,这二者本是人类自我防御的必备武器,然而如果恐惧令其开始过度泛滥,则令大地封冻,万物不得生长(古希腊神话中也有这样一个故事,主管大地的女神德墨忒尔因为女儿被哈迪斯掳去而悲伤,令大地只有冬季),只有满含着勇气,无条件的,纯粹的爱,才能融化这恐惧化作的坚盾,才能让一切发展向前。

其实我们每个生活在俗世中,被恐惧时常袭击甚至包围着的人们,会明白,拥有这样的爱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当我看见妹妹化为冰雕时眼角流下泪水,不是因为伤悲,而是被她充满着勇气的纯粹的爱,深深地感动了。

当你整天生活在恐惧焦虑中的时候,请不要去侈谈“爱”,因为你能够给出的并不是爱,而是满满的负能量。当然,作为凡人,我们不可能完全没有恐惧和焦虑,但如果我们对自己,对现实多一分接纳与坦然,对应该爱的那个人的爱,便会纯粹一分,有力一分。

戴耀华

资深育儿专家

苏小妹

蒙氏教育专家

周洲

CCTV少儿频道著名主持人

兰海

青少年教育专家

李钊

儿童美术教育专家

黄红梅

中医学博士

儿童健康营养专家

徐凡

儿童心理学专家

《父母必读》杂志前任主编

梁田

搜狐母婴频道副主编

侯伟

儿童艺术教育实践者

沈佳慧

旅游、亲子作家